第三百九十四章 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 大结局
作者: 三江水更新时间:2018-10-18 00:29:17章节字数:15438
    392章设置定时发布时间搞错了,已经补发。

    就在灭阳盟在武侠世界崛起的时候,三江派前的广场之上,也渐渐的有新世界各大门派的人到来。

    这一次三江派发出的信息实在太紧张,也太重要,新世界各大门派几乎的力量几乎都已经倾巢而出,几个和三江派江湖地位相放佛的门派,更是也召回了在外游历的弟子,留下必要的人手固守山门,剩下的大半力量齐聚三江派。

    来的人实在太多,各门派领袖人物入内奉茶,而剩下的弟子随从却只能在门外广场上临时安置歇息。

    此事虽起江湖,但关系新世界,朝廷英雄会三十二名一等金衣卫士,由他们的总教官赵小龙率领,正驻扎在广场中央,金衣卫士外围,御兵门下一百二十八甲士盘膝而坐。

    普陀寺、兽王庄、刀剑盟、神兵谷等等各派也有人至,甚至连关外的大淫僧寺的那个小活佛也带人前来,只不过除了和尚,还有十二个妖娆舞女,让肃杀的场面有了几分说不清的暧昧气氛。

    蜀中唐门来人不多,只有四个,但却带了整整一大车的毒沙,也不知道他们是来做工程的还是还助拳。

    时值正午,三江派山门大开,张大山一身劲装,身披血红大氅,率先走出大门,来到广场之上,身后,三江派十七名弟子尾随鱼贯而出。在他身后排成两列。

    一时间,广场上抱拳的抱拳,问好的问好。喧闹非凡。

    “各位!”张大山抬手,然后双手下压,场面才稍稍安静。

    “今次域外凶人,大举来攻,各位仗义助拳,在下先谢过了。”他朗声道。

    广场上有人道:“我等武林人士同气连枝,本是一脉。三江派有难,我等怎可坐视不理,张门主客气了。”

    又有人道:“灭阳盟的妖人。表面上是对付三江派,只怕目的在染指江湖,我们今日来助三江派,便是帮我们自己。张门主不必客气。有事吩咐下来便是,该怎么做,咱们兄弟火里火去,水里水去,刀山火海绝不皱一皱眉头。”

    赵小龙大声道:“各位,朝廷五千铁甲骑兵,在百里外整戈待旦,朝发夕至。任凭灭阳盟妖人有天大的手段,这次也叫他们有来无回!”

    “有来无回!有来无回!”众人纷纷大喝。

    张大山又是一挥手。抑住了场上众人:“各位,朝廷大军出动,灭阳盟自然是挥手可灭,但咱们江湖中人,走的是另一条路子,却不便和朝廷牵扯太多。小龙,你派人去告之领军的大将军,江湖事江湖了,若是江湖了解不了,咱们这些人都死光了,灭阳盟敢涂炭生灵,到时候,再请朝廷出手不迟!”

    张大山此言引起一片叫好声,尤其是那些老成持重的江湖大佬,更是微微点头,今日朝廷帮了江湖一个忙,若是他日朝廷要江湖还这个人情,那又该如何是好?行走江湖,本就是为了快意潇洒,不受束缚,若是江湖和朝廷瓜葛太多,又要江湖做什么。

    赵小龙点点头,吩咐了身边亲信一句,那名金衣侍卫还不等说话,忽然广场外远远的响起一阵马蹄声。

    众人循声望去,只见一名重甲骑士骑在马上朝这边狂奔而来,骑士满脸都是血,冲到广场前,翻身下马,一个踉跄,险些摔倒。

    赵小龙轻喝一声,长声而起,越过十几丈,扶住了那名骑士,皱眉道:“怎么回事?”

    骑士道:“大人,昨夜不知从哪来了数千蒙面甲士,战力极为强悍,已和我们对上了!”

    赵小龙心中一沉:“胜负如何?”

    “对方人数比我们还要多些,而且个个都会武功,战力明显高出一筹,猝不及防之下,我们被断掉了两个前锋营,好在我们有战马,一夜激战之后,勉勉强强打了个平手,如今两方正在对持,咱们的人还落了下风,自保尚且困难,只怕咱们的骑兵没法赶来了,将军派标下在昨夜交战之时突围而出,现在那边说不定已经坚持不住了。”

    “罢了,你且去休息吧。”赵小龙一招手,叫来一名三江派的小厮,扶着骑兵道三江派内疗伤休息。

    那名小厮本是和赵小龙一起入三江派的,短短几年时间,如今两人身份已经天差地别。

    报信骑士的声音不算大,但刚才广场上所有人的目光都已经集中在骑士身上,况且众人都是武功高强之辈,耳聪目明,都将骑士的话听得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五千训练有素的重甲骑兵,被对方困住了?

    众人大惊,若是论单打独斗,在场随便一个人都能轻松干掉一名朝廷士兵,可是若是说战场厮杀,五千重甲骑兵一个冲锋,就能横扫广场,除了数十武功顶尖的掌门大侠之外,谁也逃不掉。

    就算是绝顶高手,面对成建制的朝廷骑兵,也只有暂避锋芒的份。虽然众人不想和朝廷有大多瓜葛,可那五千骑兵就算不动,也是一个威慑,众人心中有了底气,如今却恰恰相反。

    那群甲士明明就是灭阳盟控制的,自己这方不愿意用朝廷的军力,可是对方若是动用甲士军队前来围攻,这局面立刻一发不可收拾,即便最终战胜,此时在场之人,十中**也要命丧黄泉!

    广场上又有些乱了起来。

    “赵总教头,敢问围困骑兵的甲士,莫非也是朝廷的人?”有人大声问,如果是这样的话,这局面就有些诡异了。

    赵小龙摇了摇头,然后又有人问:“大人,附近可有可派之兵。前去救援。”

    赵小龙和御兵门门主相识对望一眼,同时摇了摇头,附近的州兵、府兵倒是有些。可是这些守备部队人数稀少,装备老旧不说,在战力上,绝不是野战军的对手,驻地又极为分散,犹如绵羊遇狮子,徒劳送死罢了。

    没想到。一场江湖对决,眼看着就要变成正规军屠戮江湖人士,张大山朝许丹辰使了个眼色。许丹辰会意,从怀中取出一个圆筒,对准天空拉动了机括。

    圆筒之中弹射出一团烟花,直至几十丈高的半空。猛然炸开。

    广场四周。唰的竖起十九面血色大旗,每一面旗子上都绣着一个姓氏,正是三江派连张大山在内,十九名师徒。

    “各位!”张大山一甩大氅,朗声道:“各位且入后山安排伏击,今日之战,缘起三江派,这头阵自然是我三江派接敌。他来的是一人也好,千军万马也罢。我三江派十九人在此,只要还有一面大旗没倒,便无一人能入三江山门!”

    “这”众人有些犹豫,如果真的是面对千军万马,似眼前这般乱哄哄的全部集中在广场上,立刻就会成为对方攻击的靶子,留下一部分人阻击,大多数人推入山林之中,依仗地形和武功进行阻击,自然最好的选择。

    可如此一来,阻击的人,只怕十死无生。

    “休要多言,再迟片刻,或许便来不及了。”张大山一挥手,三江派三扇大门同时开启,他指着大门道:“各位请把,无忧已经在派内等候,会指引各位进入后山,后山有我三江派供奉和灵鹫宫高手接应。”

    就在此时,远方的官道上又传来一阵急促的马蹄声!

    “报!”

    一名和刚才那个骑兵装束相同的重甲骑兵远远的大吼着。

    “又是怎么回事!”赵小龙心里咯噔一下,莫非五千重甲尽没?

    不料那骑兵策马至前,翻身下马,大喜道:“大人,大捷!困营的数千黑甲士尽数被歼灭!”

    “怎么回事?”赵小龙大感意外,广场上准备撤人后山众人也纷纷停下了脚步。

    “昨天激战正酣,眼看就要不敌之时,忽然有路人马出现,加在一起居然有四五万人,且都是精锐之师,对黑甲士形成了绞杀之势,不到半日,对方七千名黑甲士便全军覆没!”

    “哪的人马?”赵小龙问。

    “有一方人的大旗上,打着‘鹿鼎公韦’的旗帜,越有一万余人,俱是轻骑,其中还有一面小旗,上面写的是‘和’,我们去问,他们只说是苏大侠的朋友,另一方人大约四万余人,这彪人马只打了一面旗,上书‘白’字,这群人武器五花八门,什么钢叉重锤长枪马刀都有,还有大量的火器,战力极为强悍,他们一方几乎就灭了五千多黑甲士。我们去问,他们却不肯说来历,只道苏大侠知道。”

    哄!广场上响起一片欢呼,除掉了那七千黑甲士,便少了一个天大的后顾之忧,反而多了这五万人马当做后盾。

    但有些心思深沉的,却想的更多一些,这两路人马,明显都是和三江派二弟子苏阳有重大关联,这位苏大侠在朝廷的地面上,居然能轻松调用数万精锐大军,神不知鬼不觉,这种实力,完全可以威胁道朝廷。

    莫非他要造反不成?今日之战,难道是朝廷要灭三江派,那什么灭阳盟只是个幌子,而那五千黑甲骑兵,原本就是来对付三江派的?

    接下来,那名骑士的话却打消了他们的疑虑:“赵大人,得胜之后,领军的将领说他们是苏大侠的朋友,但并不参与江湖纷争,已经率领人马退走了,我们派出哨骑去找,却找不到他们的去向。”

    走了?

    倒是是什么人,来了又走了?

    张大山稍一沉吟,道:“诸位,既然大军已经不在,那么接下来就是我们武林之人出手的时候了,各派大队人马还请道后山稍歇,每派留下数位观战就是。”

    不多时,三江派广场上的大多武林人士已经撤入后山,只留下各派掌门和亲信数人,三江派内有弟子送上软座,静候灭阳盟来人。

    一个时辰之后。远方的官道上,终于出现了一排身影。

    宫九、东方不败赫然就在其中,剩下一人。面目俊朗,却带着三分妖异之色,和宫九、东方不败并排而行,正是慕容复。

    而灭阳盟之中,笼络的其他高手,却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他们身后跟着几十名蒙面黑衣人,行走之前。飘然若仙,但仔细看去,又有着几分鬼气森森的。武功皆是一流顶尖,其中的一个黑衣人,身材高大,居然比平常人要高出三四倍。横向也多出好几倍。就像是一团巨大的肉球,黑衣包裹在这人的身上,好像随时可能被撑破了。

    灭阳盟为首一人,满头长发披散在脑后,无风自动,宛若千万道龙蛇一般,在脑后飘荡,发梢之间。隐隐有电光闪动。

    眼神睥睨,天下豪杰视若蝼蚁!

    若是苏阳在此。定会大吃一惊,此人的面目,居然和武侠那张光脸,一般无二!

    我以我的名字行走天下,创造自我,我说我是谁,我便是谁!

    在三江派前山广场乱成一团的时候,事件的始作俑者,三江派的二弟子,苏阳,正在后山之中闭关。

    一股奇怪的气味在闭关处外飘荡着,说不清是什么味道,闻起来像是某种植物,淡淡的清香朝鼻子里钻。

    “要不要进去看看?”一众女人在门口护卫了十几日,却始终不见山洞之中的苏阳有任何动静,今日一大早,便闻到一股异香,艳无忧大着胆子靠近洞门去听,里面却什么声音也没有,一时间众人心慌慌也不知道苏阳到底出了什么事。

    “不用!”赵敏挥手道:“他闭关之前说过,天大的事也不要打扰,现在冲进去反而误事,都等了十几天了,要出事也不在这一两日内。”

    “你当然无所谓,你跟他又”上官雪儿冷笑一声。

    何铁手淡淡的看了上官雪儿一眼,没有说话。

    蓝蝎子怒道:“这味道分明是虫豸之气,说不定他都早就死了,现在尸体上生了虫子”

    蓝蝎子关心则乱,若真是死了,也应该是腐臭味道才对,怎么会有清香?

    “姐姐,莫要担忧,苏大哥吉人天相,佛祖定会保佑他的!”小尼姑拉着蓝蝎子劝道。

    “佛祖?哼哼,佛祖才不会保佑这种花心人!”上官雪儿道。

    “这味道似乎有些酒香呢?”

    这么一说,众女都吸了吸鼻子,发现的确如此,这香气之中,果然有一股极淡的酒气在其中,若不是先入为主仔细去闻,简直难以发现。

    而此时的山洞里,却有另外一幅异像。

    偌大的大洞空空荡荡,四面都是石壁,山洞的正中央,有一只巨大的茧!

    圆形的巨茧足有一丈高,茧璧上是一层层的白色丝质物,看起来很像是蚕茧,但若是仔细观察,却能发现这层蚕茧其实只不过是一团浓厚的白雾罢了,并非实体。

    透过茧璧,茧中有一个模模糊糊的人影,似乎漂浮在茧之中,一动不动。

    每隔很短的时间,茧就会微微的颤抖一下,就像人的心跳,但却没有一丝声音,每一次颤抖,茧外的那些白雾就会减少一分,茧的体积也会变小。

    当然,每一次变化很少,几乎是肉眼看不见的,但这只大茧已经不知道存在了多久,十天,还是八天?按照这种跳动的频率来看,这只茧应该比之前小了很多

    三江派广场上,已经有人交上了手。

    “武林规矩,论战!”

    巨大的广场上,两排人隔着百丈相对而坐,一方是以三江派为首得到新世界的高手,另一方则是以关七为首的灭阳盟高手。

    第一战,灭阳盟派出来的是个女子。

    或者说,是个肉球,这个女人出场的时候,似乎地面都在颤抖着。

    “吃,吃,吃!”

    她揭开了面具,血盆大口里塞着一整只人腿,胡乱的咀嚼了两下便咽下了肚子。

    她已经连续胜了三阵,新世界之中三名高手成了她腹中的食物。

    “师父我去。”

    厉如风人如其名。如同一阵风落入场间。

    黑衣人大叫着重重的朝他一巴掌拍下来。

    轰隆一声,青石地面上出现了一个桌面大小的手掌印,而厉如风去不知去向。

    她有些迷茫的朝四周去看。却不见那个小爬虫的身影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,她的身边挂起一阵风。

    旋风。

    旋风之中有刀光闪过,每一次略过大欢喜女菩萨的身边,就会吹走一块肉。

    黑衣怪人似乎不知疼痛,一次次朝身边挥舞着巴掌,但她怎么能捕捉的住风?

    片刻之后,她的一条大腿只剩下了骨头。苍白的骨头。

    她轰然倒地,最后在风中变成一堆枯骨。

    枯骨的头骨之中,眼眶里的两团鬼火闪烁了几下。消失不见,骨架轰然倒塌。

    这才是她的真面目。

    灭阳盟的阵营之中,缓缓走出一个老者,手持铁杖。满头的银发。

    他的双眼之中。同样无神,闪烁着一团淡淡的鬼火。

    “哈哈,是个使大家伙的,我来!”三江派十二弟子,镇狱明王浪涛手持铁杵,大咧咧的走到场中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浪涛一铁杵将铁杖老者击飞得胜,但黑衣人之中又有一名排行第二的出战。他手中一柄宽达的长剑,剑法大开大合。颇为威猛,更难缠的是一手诡异的掌法,几掌之下,居然将浪涛冻的瑟瑟发抖,连铁杵都握不住了,露出极大的破绽,被一剑砍伤。

    “师傅我去战他。”许丹辰又请战。

    张大山还没说话,远处忽然有一人疾驰而来,转眼就到了三江派大门口。

    这人二十岁出头,长得眉清目秀,像是个大家公子,可是却偏偏穿了一身普普通通的江湖打把势卖艺的装束,一身的粗布短打衣衫。

    “在下林平之,奉苏阳前辈之命,前来助阵。见过张大门主。”林平之居然行了一个参加长辈的大礼。

    张大山一愣,从未听说过林平之此人,但既然是苏阳叫来的,想必是那什么其他武林的高手,于是笑着扶起他道:“不必多里,你原来是客,怎好让你动手。”

    林平之摇头道:“苏前辈对我有大恩,先请老前辈为我掠阵,若是晚辈敌不过,再烦劳前辈动手。”

    “也罢,此人剑法超群,掌法诡异,你多加小心。”张大山抚须道。

    林平之点点头,跃入场中。

    他一上场,气势顿时一变,绝非江湖艺人所有,站在原地,整个人就像一柄出鞘的剑,立刻和黑衣人斗在一处。

    一斗之下,连张大山都微感诧异,林平之年纪轻轻,但一手剑法却千变万幻,无从揣测,好像正是苏阳说过的那什么千变万幻衡山雨雾十三式。

    这门剑法诡异多端,胜在变化,往往能出其不意克敌制胜,但遇上真正的高手,对方一旦严阵以待,往往难以奏效,但在林平之手里,却似变了一番模样,他性子沉稳扎实,又肯下苦工,居然将这门剑法的软肋不足给弥补了,以灵动的剑法和幻想迷惑敌人,却又能在敌人真正露出破绽的时候强攻。

    那黑衣人剑法大开大合,虽然刚猛,却正被林平之剑法所克制,而他寒冰掌却始终达不到林平之身上。

    几十招之后,林平之手腕一抖,长剑如同灵蛇,刷的一下刺瞎了黑衣人双眼。黑衣人狂吼一声,在地上打了几个滚,居然死了。

    林平之大功告成,长长的吁了一口气,不顾张大山挽留,转身告辞。来也匆匆,去也匆匆。

    此时灭阳盟的黑衣人之中,只剩下一人。

    这人是个老头子,虽然蒙着脸,但若是苏阳在此,一定也能认出他来。

    许丹辰深深的吸了一口气,又要出战。张大山摆摆手:“这一仗为师来。”

    “师傅,对方真正的高手尚未出动!”

    所有人都能看的出来,这群行尸走肉一般的黑衣人,只是对方用来试探的,对方真正的底牌,是那四个人。

    关七、宫九、东方不败和慕容复。

    虽然新世界武林在前面的战斗之却中,和对方勉强维持了一个不胜不败。但新世界高手几乎已经尽出,而对方真正的高手却一个没动。

    可以说,这个黑衣人就是对方排名第五的高手了。

    此时张大山就成了一张底牌。王牌。

    “你不是这人的对手!”张大山稍整衣冠正要出战。

    忽然之间,远处走来一个人。

    一个三江派上下从来都没见过的人。

    黑衣人眼中闪过一丝迷惑,进而是愤怒。

    陆小凤。

    陆小凤朝张大山微微点头,已经走到了场中,对黑衣人道:“你既然已经死了,又何必再回到这个世上。”

    黑衣人口中发出语意不明的的呃呃声,眼中鬼火大作。合身扑向陆小凤。

    寒光一闪,两柄短剑出现在黑衣人手中,上下翻飞。剑剑不离陆小凤咽喉胸口要害。

    短剑走的轻灵的路子,即便是公孙大娘这位几乎是天下第一短剑高手,也莫不如此,但黑衣人手中的短剑。却迅若奔雷。势若猛虎下山,两柄短剑居然能带起剧烈的呼啸声,如果闭上眼睛去听,根本猜不出那是剑,相反会以为是长枪大戟之类的重兵器,完全和常理背道而驰。

    “举轻若重,这层武学造诣,已经登峰造极。”张大山面露沉重:“对方第五的高手。便有这般水准,今日之战胜负难料。老三,去看看你二师兄出关了没有。”

    厉如风应了一声,转身朝门内飞奔而去。

    场间狂风大作,黑衣人双剑翻飞,陆小凤此时竟似已从有形变成了无形,竟似已变得可以随意扭曲变化,无论黑衣人的双剑怎么样逼他,他总是轻描淡写的就闪了过去。

    有时这双剑明明已将他逼入了死地,谁知他身子突然一扭,就已化险为夷。

    “张门主,我看这位陆先生要胜了。”天机阁阁主忽然笑道。

    张大山点头:“不错,力大而不能持久,等到双剑再次变得轻盈的时候,便是那黑衣人覆败之时。”

    果然,又过了几招,场间那种黄沙战场的感觉忽然消失不见,黑衣人手中的两柄短剑陡然变势,极为轻灵,就像两条飞舞的小蛇。

    咔嚓。

    一声脆响,两柄短剑同时折断,黑衣人倒飞而出。

    陆小凤一击得手,微微一笑,也不说话转身离去。

    灭阳盟那方一群黑衣人已经全部上场一轮,坐在大椅上的四人,相互望了望,第一个站起来的,居然是东方不败。

    “半年不到,天下间便涌出无数高手,就是在灭阳盟之中,连第三把交椅都坐不住了,看来我这名字要改一改了。”东方不败淡淡的扫了一眼慕容复。

    慕容复面无表情,浑然不觉。

    “哪位请赐教吧。”东方不败手持一根细细的绣花针,目光在朝着对面扫了一眼,最后落在了张大山的身上,笑道:“张门主,我看也只有你了,杀了你,苏阳小贼自然要出面了。”

    张大山现在已经有些麻木了,有种感觉,今日八成轮不到他出手。

    果然,远处的官道上,走来一个青衣少女,少女手持一根平凡无奇的竹仗,更奇怪的是,她还赶了一群羊!

    不多时,少女和羊一起,到了三江派的广场上。

    “这位姑娘,也是鄙徒苏阳的朋友?”张大山问。

    青衣少女摇摇头说:“我听过这个人,可不认识他,范蠡不见啦,我左右无事,听说今天这里有一场大战,高手云集,所以我来看看。”

    张大山一愣,也不知范蠡是谁。

    少女的那群羊自顾自的在广场上乱走,有几只走到了东方不败的身边,东方不败心道此人相比也是苏阳小贼找来的帮手,不妨先看看她的斤两,于是冷笑道:“你要看?好,那你瞧一瞧,能不能看得清楚。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也不见东方不败出手,五六只山羊同时到地,竟然死了。

    “你怎的杀我的羊!”少女皱眉道。

    “我杀的,那你可能看清我是怎么杀的?”东方不败问。

    少女睁大了眼睛,想了想。伸出竹仗,在地上的羊身上挨个指着道:“你先是杀了小黄,在它头顶的刺了一针。接着又走到南边,在小黑的脖颈刺了一针”

    她娓娓道来,居然把刚才东方不败的一举一动说的一清二楚。

    “好好好!高手越来越多,我这名号果然是个笑柄!那你再看看!”东方不败仰头大笑,忽然之间红云一闪,朝少女扑来。

    蓦然间,东方不败和少女两人竟似同时消失一般。广场上只见到两团淡淡的影子,一青一红,飘来飘去。捕捉不到踪迹,显然是两人速度都极快,功力不够的,肉眼难以分辨。

    跟着叮叮当当响声不绝。那是竹仗和钢针碰撞之声。声音随着两团影子的移动,便如一条蜿蜒的盘蛇,飞快的游动着。

    片刻之后,两人骤然停住,竹仗点在了东方不败的咽喉之上,而东方不败却已经披头散发,手脚瑟瑟发抖,竟然控制不住。

    以他的身份。自然不是害怕,控制不住身体。只能说明武功已经废了。

    少女脸上渗出一个小小的血珠,她摸了一把脸,点点头:“你这个女人很厉害,我差点被你刺死了,不过你以后可用不了功夫啦,实在可惜的很。”

    出人意料,东方不败竟然道:“你说,说什么”

    “你这个女人很厉害啊,怎么了?”少女忽然想到了什么,有些黯然道:“哦,你是说武功嘛,其实没有武功也未必不好,你长的可比我好看百倍。”

    东方不败怔怔的说:“女人,你说我是女人?”

    少女道:“是啊,你不是女人是什么,难道还是男人?”

    众人这才看清,原来两人激战之后,那个原本非男非女的东方不败不知怎么的,居然完全没有了男人的特征,虽然披头散发,极为狼狈,连脸上的浓妆也花了,但浑身上下,却已经完全成了个女人的样子,胸脯高耸,长腿纤腰,咽喉平平,喉结消失不见。

    “师父,这是怎么回事?”许丹辰奇道。

    张大山皱眉想了想,猜测道:“可能是他原本就是半男不女之身,激斗之中,内功出了岔子,彻底走火入魔,连身子也变了。”

    那边少女已经撤去了竹仗,望着东方不败,居然又几分羡慕:“你虽然武功废了,可是这般美丽,找个男人嫁了,其实很好啊。”

    “找个男人嫁了”东方不败有些失神,自顾自的朝三江派外一步步的走去,嘴里念念叨叨着什么。

    此时的东方不败,心中再也没有什么灭阳盟,没有什么天下第一,只是想着:我是女人,我真的是一个女人了

    不多时,一片红影渐渐离去,消失在众人的视野之中。

    “哎,武功再高,剑术再强,也不能让人喜欢你,又有何用。我也该走啦。”少女摇了摇头,赶着剩下山羊,离开了三江派,一个小小的背影,显得孤单落寞

    慕容复意气风发!

    他这一辈子,从来没有感觉这么好过,体内已经累积了十几个高手的真气,武功比起从前,几乎翻了一倍。

    尤其是在一掌一个,打翻了丐帮几个长老之后,丐帮帮主史火龙大侠亲自出马,使出了降龙十八掌,还不到三掌,就被他立毙于掌下。

    区区丐帮,不过如此!天下英雄,莫有能敌者!

    “降龙十八掌?”慕容复想到了江湖往事,冷笑道:“丐帮小丑,浪得虚名,不值一提!一群草寇贱民,也配和我大燕皇族并立?”

    此次前来的黑衣人当中,有那么几人武功平平始终没有出手,此时却齐声大叫起来:“慕容公子,天下无敌,降蛇臭掌,狗屁不值!”

    原来慕容复吸干了丁春秋之后,倒是把他手下几个溜须拍马的弟子收下了,这几人武功不行,但声音却极大,一时之间,响遍整个广场,三江派一方众人纷纷皱眉。

    可这慕容复的武功却绝非吹出来的,在场众人,即便张大山在内,也无人敢言必胜,即便出手。多半还是也不会比刚才那位史火龙大侠好到哪里去。

    而苏阳却始终没有出关,一时之间,只能任由那些人放声大叫。却毫无办法。

    一片喧闹之中,忽听得远处一个雄壮的声音说道:“谁说降龙十八掌浪得虚名?”

    这声音也不如何响亮,但清清楚楚的传入了众人耳中,众人一愕之间,都住了口。

    但听得蹄声如雷从远处滚滚传来,等来人到的近处,才发现居然只有一骑。可气势之壮,却似有如千军万马一般。

    “好乔峰,今日等的就是你!”慕容复狂笑:“北乔峰南慕容。这名号也该改一改了!”

    乔峰远远驰来,骏马到了三江派门外,他忽然从马上跃起,借着马势飞出十余丈。落地后一言不发。大步迈出,左手一划,右手呼的一掌,便向慕容复击去,正是降龙十八掌的一招亢龙有悔。

    “来得好!”慕容复冷笑抬掌去接,在他心中,此时自己的内力必然已经胜过乔峰多亦。

    不料双掌相交,慕容复脸上的笑容顿时冻结。蹬蹬蹬朝后退了三步。

    乔峰又是一步跨出,依旧一言不发。还是亢龙有悔。

    慕容复再退,脸上却已经露出了惊恐的神情。

    乔峰眼中似乎完全没有慕容复这个人,就像自己在练武一样,第三掌竟然还是亢龙有悔,和之前一般无二,猛地击出,正中慕容复胸膛。

    慕容复连惊都来不及,胸腹之间便塌陷下去一大片,飞出数丈,眼看活不成了。

    “怎么会!不可能!”慕容复怔怔的。

    乔峰扫了他一眼,面无表情道:“鼠辈。”说完,转身上马,又是一阵马蹄如雷,转眼便远去了。

    三江派广场上一片寂静,人人心中惊骇无比,此人简直如同天神,来去无踪,好像就是专门来打出三掌,杀了慕容复。

    宫九和关七相识对望了一眼,宫九道:“局面似乎有些不妙,你看如何?”

    两名得力手下,一走一死,关七却还是一脸的无所谓:“这人人气太高,武功嘛,和我一样,不可用常理度之。”

    宫九道:“我出手?”

    关七无可无不可的点点头:“随便。”

    宫九出手,果然不凡,再无一人可敌。

    “老二怎么还在洞里窝着,等死呢!”张大山捂着胸膛道。

    “我去请灵鹫宫两位主人,或许可以一战。”厉如风倒吸了一口凉气。

    “没用,打不过!”许丹辰很肯定。

    宫九傲立场间,似笑非笑。

    就在此时,三江派之内忽然传来一阵欢呼,一股浓郁的香气从派内发出,在广场上席卷而过。

    三江派内外,无数道目光齐刷刷的集中在三江派大门,苏阳缓缓的从大门之中走出。

    “万众瞩目啊,最喜欢这种被人期待的感觉了!”苏阳笑嘻嘻的说。

    “老二,你可算出关了!”

    “二师兄!”三江派一众弟子齐呼。

    苏阳像一个视察的老领导,在三江派和新世界一群高手面前走过,挥手致意,最后走到了宫九面前。

    “苏阳,你”宫九白衣飘飘,正要说些什么,苏阳朝他摆摆手,打断了他:“别打了,你不是我对手,自废武功走吧。”

    宫九奇迹反笑:“你得了失心疯不成?”

    苏阳隔着几丈,抬起手指,对准了宫九。

    宫九忽然已经倒在了地上,胸口有一个大洞。

    然后众人才听到一声响。

    所有人愣住了,这是怎么回事?

    “好好好,你终于也到了这一步。”关七笑嘻嘻的从椅子上站起来,满头长发无风自动,长发见电光闪烁。

    “我两换个地方打?”苏阳问。

    “自然,战书上已经说了,三江之巅。”关七道。

    三江山,新世界中的神山,传说中的撑天之柱,此时却乌云压低,天空之中,不知从哪来了一片巨大无比的黑云,黑云之中雷管闪动,一条条紫色雷电如同逆龙。

    “天劫!”张大山在山脚之下,大惊失色。武林之中有个传说,一旦有人武功登峰造极,再无可进一步之后。便会引起上天震怒,降下雷霆劈死这人。

    但这只是传说中的,谁也没见过,与一些典籍曾经有过只言片语的记载,几百年之前,好像有过那么一次。

    轰隆!一道水桶粗细的雷电对准三江之巅的某一处山头狠狠的劈了下去。

    两道稍微细一些,但更加明亮的剑气。从山顶上陡然激射而出,和紫色雷电狠狠撞在一起。

    整个三江山似乎都微微颤抖了一下。

    第二道雷霆,又呼啸着从云中降落。比第一道更加凶猛!

    三江山头,苏阳和关七相隔数十丈,两人浑身剑气纵横,却不是相互攻击。而是一道道射向头顶的乌云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小子有阴谋。”苏阳长发之中陡然发出无数道剑气。最后汇集在一起,冲向天空。

    “我就知道你小子能猜出来!”

    关七,也就是武侠化身,哈哈大笑:“这贼老天,王八蛋狗日的系统,困了我一辈子,可恨啊,当年我一人难以抵抗。后来又变成了引导者。口不能言,身不能动。冥思苦想了几十年才想出这么个办法,既可以逃避系统,逃避这个老天的监视,又把跟你作对的家伙全部废了,哈哈,这王八蛋终于被我骗了一次,他现在就算想找帮手也找不到。咱两今天必须废了他,以后便是自由自在,不受约束!”

    “真废了他,不会出事吧?”苏阳问。

    “安啦安啦,不过就是所有世界打通而已,没什么大不了的!”关七十指之中涌出无数电蛇,和苏阳双眼之中的剑气汇集在一处,又干翻了一道闪电。

    “太刺激了!”苏阳也不知道是浑身放电的原因,还是激动,觉得小**都在抽抽!

    “我们这就是在逆天啊!”关七狂笑。

    “逆天,我要逆天啦!”

    三江山突降雷暴,整整持续了一天一夜,雷暴终于散去,山顶的巨大乌云起初如同大海翻滚,渐渐的弱了下去,最后只剩几片零星黑云,被一阵风吹散了。

    半个月之后,三大世界和新世界之中,有无数高手朋友齐聚三江山,痛饮十日。

    一座巨大的雕像树立在三江山之前的广场之上,三江山成为整个新武林的圣地,直到千百年后,还有无数的少年远涉江湖,前来膜拜,将这座雕像当成终身追赶奋斗的对象。

    而这座雕像的主人,现在正在西湖之旁的一座占地数百亩的大庄园里,系统也就是这个贼老天被灭掉之后,苏阳发现通过这座山庄,居然也可以来回地球和整个武侠世界之中。

    一个新的征程在等待着他。

    但是在此之前,似乎还有些麻烦要解决!

    “到底怎么办?给个交代吧!”

    “你自己滚出来说!”

    “苏大哥,你不用解释了,佛祖说,解释就是掩饰,掩饰就是躲避!”

    “放火,烧屋!我就不信他不出来!”

    “防毒也行,铁手你用五毒,我放蝎子!”

    房间的大门外,一群风姿绰约,神态各不相同的女人叽叽喳喳,对准房间怒目而视。

    苏阳就躲在房间里。

    到底娶谁!这是个大问题,这个问题不解决,她们决不罢休!

    李秋水和天山童姥也跟着看热闹,一脸的唯恐天下不乱!

    忽然之间,房门吱呀一声开了,苏阳从房里走出来。

    立刻一片刀光剑影!

    “别他妈闹了!”苏阳大吼一声,浑然不顾刀剑毒物加身,大步走到院子里,仰望天空,沉重道:“又出事了!”

    “怎么了?”群女也是一愣,苏阳这家伙虽然无耻,但是一直都是笑嘻嘻的,尤其在女人面前,很少有这么沉重的时候。

    他指了指门外,门外站着一个女人,黑衣女人。

    姬瑶花!

    虽然众女不认识姬瑶花,但却太熟悉这幅黑衣装扮了,心中巨震,莫非那个什么系统又复活了!

    想到此处,所有人都是一愣,连天山童姥和李秋水都怔住了!

    就在她们扭头去看姬瑶花发愣的功夫,苏阳露出了一个诡异的微笑,身形如烟晃动,点住了所有人的穴道。

    “哈哈,复活个屁!”苏阳哈哈大笑,指着自己的鼻子:“你们忘了,老公我就是靠着忽悠起家的!”

    “你真无耻!”姬瑶花笑颜如花,浑身打颤。

    还没笑完也被点住了。

    不多时,院子里响起一片如山羞涩娇呼,其中李秋水天山童姥和赵敏显得最为无辜。

    “这不关我们事,我们就是路过的!”

    “路过?”苏阳哈哈大笑:“谁让你路过的,刚才看你们起哄可是很带劲嘛!”

    剩下的几个女人纷纷大呼:“苏阳,你个坏蛋,快给我们个交代!”

    苏阳随手一掌推到了墙壁,只见墙壁后的花园之中,有一张巨大无比的大床,大床居然做成了轿子的模样,四面流苏垂帘,华丽无比。

    (全书完)(未完待续……)

    ps:武侠一百多万字,大部分时候还是欢乐有爱的,这是我们共同努力的结果,说实话,其中有过几次很难写下去的时候。可每次看到有朋友在支持,我就觉得应该把这个故事说完。

    当然,其中少了一些原本准备去的剧情,主要是温瑞安,因为温瑞安的那部分,我后来看了看原著,实在是不太喜欢。

    全书从头到尾没断更过,这是我自己也没有想到的。

    同时由于能力有限,如果武侠有让您不满意的地方,也在此致歉!

    也要感谢很多书友,这不是客套话,在整个过程之中,有很多事不必一一再细说,但如果没有书友们的支持,我可以肯定,我写不出这篇武侠,如果书友之中也有写过书的,一定能明白我这句话的意思。

    新书已经发了,《**熔炉》,在作者信息、还有作者推荐里都可以找到,或者直接百度书名。

    聚、散、离、合都是一种缘分,无论未来如何,我们之间都有过这样一段缘分,我很感激,也很珍惜!

    最后,祝大家都能有一日,过上没羞没臊的幸福生活!
为该书点评
温馨提示: 请文明发言
系统已有0条评论
  • 最新评论
扫描上方二维码
看更多免费小说

更多登录方式

无法登陆?请看这里>